布朗神父探案集:花园迷案

编辑:博古号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09-26 12:03:01
编辑 锁定
切斯特顿所创造的“布朗神父”系列侦探小说,首开以犯罪心理学方式推理案情之先河,与福尔摩斯注重物证推理的派别分庭抗礼。该系列塑造了富于洞察和逻辑推理能力,对罪犯心理和手段无所不通,加上口中常说出辛辣警句的布朗神父,与爱伦·坡笔下的杜宾和柯南道尔塑造的福尔摩斯并称为世界三大名侦探。《花园谜案》是切斯特顿笔下“布朗神父”系列的第一辑。
书????名
布朗神父探案集:花园迷案
又????名
花园迷案
作????者
吉尔伯特·基思·切斯特顿
原版名称
The Innocence of Father Brown
译????者
支雷、迩东晨、赵晋思、庞冰心
类????别
小说

布朗神父探案集:花园迷案基本信息

编辑
原书书名:The Innocence of Father Brown
原书作者:吉尔伯特·基思·切斯特顿(Gilbert Keith Chesterton)
原书语种:英语
原书版权:公有领域[1]?

布朗神父探案集:花园迷案作者简介

编辑
切斯特顿(Gilbert K. Chesterton,1874–1936)出生于英国伦敦,是享誉世界的作家评论家神学家,堪称英国文学史上的大师级人物。他一生笔耕不辍,创作了 80 部着作、200 篇短篇小说、4000 篇杂文、数百首诗及若干戏剧。他思想深邃,博闻强记,以犀利智巧、诙谐幽默见长。而布朗神父系列侦探小说,更是首开以犯罪心理推理破案之先河,与福尔摩斯注重物证推理一派分庭抗礼。[1]?

布朗神父探案集:花园迷案章节目录

编辑
section 1:The Blue Cross
section 2:The Secret Garden
section 3:The Queer Feet
section 4:The Flying Stars
section 5:The Invisible Man
section 6:The Honour of Israel Gow
section 7:The Wrong Shape
section 8:The Hammer of God
section 9:The Eye of Apollo
section 10:The Sign of the Broken Sword
section 11:The Three Tools of Death
section 12:The Sins of Prince Saradine[1]?

布朗神父探案集:花园迷案译者后记

编辑
切斯特顿的《布朗神父探案集》并非以暴力和血腥吸引读者,而是一反福尔摩斯以智巧破案的常规,专攻犯罪动机以及涉案人的性格。切斯特顿藉此而登上心证推理鼻祖的显位,对后世的推理探案小说创作产生了深远影响。
1911年,以布朗神父为主角的探案故事首次结集出版,这部名为《布朗神父的纯真》的作品一经面世便引发轰动,并被誉为“1911年度奇书”。此后,布朗神父探案故事陆续登场,直到 1935年,以《布朗神父的丑闻》为他的第五集,共计51篇探案故事画上句号。
布朗神父身材矮小圆胖,戴着又大又圆的眼镜,穿着黑色牧师长袍,戴着宽檐的牧师帽子,手中拿着长柄雨伞,他言语木讷,行动迟缓,时常给人呆头呆脑、笨手笨脚的印象。但就是这样一位本职为神父的业余侦探,凭借他敏捷的思维和细致入微的观察,出人意料地发掘出案件的真相,往往令职业侦探亦步亦趋;让名扬四海的江洋大盗也甘拜下风。
神父本以庄重肃穆的面目示人。然而,这并非意味着这些故事欠缺了生动、活泼、甚至喜庆的片段。幽默的笔法和令人发笑的动作、场景也比比皆是。优美的自然景观,催人泪下的人文场面处处可见。你会因神父朋友“月光迈克尔”无端被害而黯然神伤,也会为布朗神父拿着把粗重的黑伞、戴一顶超大的宽边帽,形如一朵黑蘑菇的形象而忍俊不禁。更有甚者,布朗神父还会在灵感一现之际,像只被击中的兔子那样一蹦,实乃形神兼备,传神之笔。
切斯特顿曾说,一般认为侦探小说的情节是要让读者迷惑不解,他以为这很容易做到,只要读者的预料不能达到就行了。他认为好的侦探小说情节不是迷惑读者而是启迪读者,所谓启迪是要使故事中的重要情节都让读者感到意外,并且有所悟解,从而最终解题。所以切斯特顿的在揭示案情真相时往往含蓄隐晦,剩下的就留给读者自行领会了,这和神父的角色特点,以及作者的创作理念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1904年,切斯特顿初识约翰·奥康纳神父,自此结为挚友,并于1922年正式皈依天主教。人们可能会认为,虔敬的布朗神父心地纯真,未曾受到俗世间丑恶与罪恶的熏染。但从另一个角度看,正因为他的职业特点,他聆听世人告解的经历,使他对人性隐秘的深处有了更多认识。书中历史典故、圣经寓言信手拈来,自然贴切,恰到好处,令人回味无穷。
布朗神父的破案风格独树一帜,似乎毫无章法规律可循,但又往往胜人一筹,屡建奇功。个中机巧,或许正如他本人所说,全在于将自己想象为罪犯,丝毫不差地直击其心底最隐秘处,这样才能揣测他每一步的动向,做到除了不能亲犯,其余全都了然于心。故事总在不急不缓、娓娓道来、不厌其烦地铺陈着墨,详述开场的背景,场景和人物出场。比如布朗神父破案时的表现。布朗神父并非有火眼金睛,他时常迷茫、不解、常常紧蹙眉头,或凝望天花板、或直视前方,目中并无他物,失神地呆望,和普通人并无二致。
他拥有对人的透彻理解,对人生百态的常识认知。而且作为神父,他并不偏激,不会自认高尚而贬斥或轻慢他人。有时他对人们的迷信感到愤怒,却对异端怀有仁慈之心。他注重常识,而不是如同世人那样,要么痴迷于教条,要么沉溺于神秘,或者从不怀疑一切,号称是绝对的唯物论者,但遇到想不通的问题时,又很容易滑入迷信的漩涡。对此,布朗神父曾说:“不信天主的主要表现便是这样,你们丢弃了常识,不能按照事物的原样看待它们。凡是人们议论和宣称的任何事,都充斥着迷信,它像噩梦中的景观那样无限延伸。”(摘自《布朗神父探案集:金十字架的诅咒》中《狗的神谕》一章)
当读者沉浸于书中的故事情节时,不仅会为故事发展的起伏跌宕而揪心,也能逐渐体会布朗神父的真实意图。他的重点不仅仅是帮助他人破案,更重要的是拯救人的灵魂。故事简单,情节也不复杂,线索本该显而易见,但人们常常被表象蒙蔽,对常识视而不见。并非布朗神父如有天助,实在是他总能拨开迷雾,以常识为探针,穷究真相。而真相又总在他与当事人或旁观者的对话中渐渐显现。正如他说的,聪明人会把树叶藏在树林里。如果没有树林,他就会造一片树林。如果他想要藏一片枯叶,他就会造一片枯林。”(摘自《布朗神父探案集:花园谜案》中《断剑的启示》一章)
《布朗神父探案集》已有多种中文版本面世,可谓各有千秋。译言古登堡计划将该书列为第一批书目,对于有志于重译的译者无疑是一种机缘和挑战。应该说,参与本探案集协作翻译的8位译者为此付出的艰辛自不待说,其间有探讨,也有争论。而协作翻译的优势之一便是,集思广益,取长补短。在合作过程中,每位译者的知识背景和表达方式各异,堪称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但万变不离其宗,忠实于原文风格,挖掘原意是我们秉承的译作根本。例如,在第五部中,一篇名为“The Point of A Pin”,各版本多译为《针尖》,但我们选择了《大头针的含意》。由于Point一词既有“尖端”也有“意义”之意,究竟该选取哪个,显然要费一番斟酌。从原文看,前者显然不妥,既不符合语境,又偏离了作者点睛之意。布朗神父恰恰是借此洞悉了案件的真相。至于何以如此,只有读者细读本篇鉴别了。
[1]?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书籍